时隔2年半 美国人又密集讨论“特朗普焦虑症”了国际

2018-08-1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美国病了。不论爱他恨他,“特朗普焦虑症”都在扩散!?今天的主角可不是特朗普,而是一种

  原标题:美国病了。

  不论爱他恨他,“特朗普焦虑症”都在扩散!?

时隔2年半 美国人又密集讨论“特朗普焦虑症”了

  今天的主角可不是特朗普,而是一种病——特朗普焦虑症。

  冬瓜侠2016年3月就在美国媒体上看到过这种“病”。当时的大意是说,许多美国人看到特朗普在竞选中强势崛起,一想到“特朗普总统”这个词,就感到忧虑。

  没想到时隔两年半,美国人又开始密集讨论“特朗普焦虑症”了。

  这波节奏,是被隔壁的加拿大媒体带起来的。

时隔2年半 美国人又密集讨论“特朗普焦虑症”了

  7月底,加拿大广播公司刊登了这样一篇文章。标题很显眼:在已经撕裂的美国,治疗焦虑症的医生总是反复听到同一个名字:

  唐纳德·特朗普

  “他想让我们都原地爆炸吗!?”

  在伊丽莎白·拉蒙特位于华盛顿的心理诊所,病人正这样嘶吼着,他焦躁的原因是看到特朗普又在发推特威胁伊朗,用的还都是大写“CONSEQUENCES”。

  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在特朗普的推特上看到过移民政策导致骨肉分离,堕胎有可能变得不合法,他还对普京表现得尤为顺从。

  我的病人们陷入了一种“集体焦虑”,他们不知道总统又会做什么可怕的决定,他们为此务必焦虑,“这是一种世界就要完蛋了的恐惧,表现为十分地六神无主、心绪不明”。拉蒙特说。

  心理学家认为,“特朗普综合征”在2016年竞选期间就有了,主要是一种情绪紊乱。而且,患者不分立场,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有可能患病。

  具体来说,恨特朗普的人,他们的焦虑表现在,总感觉自己像是被有精神病的家长养大的孩子,“别管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有时候就是会把美国总统看作自己的精神家长”,拉蒙特说。

  特朗普的支持者就更惨了。他们的症状是总能感受到“社交孤立”和“家庭孤立”。

时隔2年半 美国人又密集讨论“特朗普焦虑症”了

  华盛顿临床心理学家斯蒂夫·斯托斯尼有个完美病例。

  一位为特朗普政府卖命的白宫官员说,白天,他在白宫的工作压力已经很大,回到家却更惨:她的女儿开始恨她,老婆也不喜欢他为特朗普效劳,最终他不得不辞职离开白宫,但家庭到头来还是破碎了。

  临床心理学家潘宁在去年一篇论文中也研究了“特朗普焦虑症”。她说,“特朗普焦虑症”并非官方认可的正式病症,研究显示,越关注媒体报道,越拿手机看与特朗普有关的新闻,症状就越明显。

  圣地亚哥牙医施尔曼说,自打特朗普当了总统,她总是睡不踏实,老是半夜起来刷手机,看那些与特朗普有关的消息,越看越不安,越看越没法入睡。

  “当(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的控诉一出来,我到半夜都睡不着,就一直在想啊想,为我们这个国家操心”。

  (原来地命海心的不只是中国媒体人。。。。。。)

  2017年美国一份在线调查显示,2/3受访者都说,他们为这个国家队未来担忧。

  ……

  加拿大广播公司这篇报道一出来,就在美国媒体上引发了争吵。

  立场偏向特朗普的FOX电视台除了几篇报道,大意都是说,“特朗普焦虑症”不是病,没证据显示它正大面积爆发↓

时隔2年半 美国人又密集讨论“特朗普焦虑症”了

  当然,引用的也是心理学家的话。

  一位叫丹尼尔·鲍勃的心理学博士说,这只是一张党派流行心理,谈不上“焦虑失序”。

  “政治说白了就是种感受,取决于你用哪个棱镜看世界”,“如果你比较左,特朗普就会让你焦虑,如果你右一点,他那些话会让你很舒服”。

  看来,砖家在这个星球上哪儿哪儿都有。

  7日,英国《卫报》也卷进了争论里,不过其论调特朗普总统肯定喜欢。

时隔2年半 美国人又密集讨论“特朗普焦虑症”了

  这篇文章的核心观点是:我们本就生活在焦虑的时代,可不能什么事都赖特朗普。

  文章透露,去年一年,美国与焦虑有关的书籍销量上涨了25%,抗焦虑与抗抑郁药物销量也在大增,“广义上的焦虑症”已经是一门生意,到2020年,光在美国市场价值就可以达到37亿美元。

  文章作者说,虽然她在纽约做医生的朋友告诉她,自从特朗普做了总统,他的患者找他开失眠药的人数猛增,“但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事都是特朗普的错”。

  她说,焦虑是资本主义的自然结果,我们就是在进入一个焦虑的时代: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就业市场越来越谨慎,房价越来越高,这些东西哪样看到不让人焦虑呢?

  “世界上唯一不用焦虑的,就是你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焦虑”。

  你看,她说得对么?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