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贸易摩擦不断 中国如何降低对美技术依赖?国内

2018-08-1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关志雄:贸易摩擦不断,中国企业如何降低对美技术依赖?对美国市场和技术高度依赖的中国企业已开始选择新的技术道路:重新审视自身的市场拓展、技术战略

  原标题:关志雄:贸易摩擦不断,中国企业如何降低对美技术依赖?

  对美国市场和技术高度依赖的中国企业已开始选择新的技术道路:重新审视自身的市场拓展、技术战略和运营流程。通过加强自主研发或寻求替代技术源的方式进行技术的进步与升级。同时,企业审视自己在全球产业链的定位,立足自主研发,提升核心技术的竞争力。

  8月1日,美国商务部宣布44家采取技术封锁的中国企业名单。同时,美国贸易代表处7月10日公布了计划对中国征收10%额外关税的价值约2000亿美元的商品清单,并于8月1日发表声明拟将额外关税税率由10%提高至25%。8月3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采取反制措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个税目约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20%、10%、5%不等的关税。

  日本野村资本市场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关志雄认为,中美贸易摩擦的焦点从贸易失衡转向了技术转移,中国的技术升级需要寻找新的路径。“多年以来,中国通过引进海外技术提升实力,迅速缩短了与发达国家的距离,但此举被美国视为威胁,双方矛盾日益显著,对立焦点正从贸易失衡转向技术转移。”

  美加强对中资企业的技术限制

  据了解,2018 年3 月,美国依据《1974 年贸易法》第301 条款决定发动对中国制裁,美国对于中国政府实施的以“中国制造2025”为首的一系列产业政策提出批评,其中包括对投资中国某些行业的美国企业实施出资限制、对收购海外先进技术企业的中国企业提供各种支持政策。美国政府要求中国改变这些政策的同时,对收购美国企业的海外投资也加强了国家安全层面的审查。

  根据特朗普总统的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从2017年8月开始,根据“301条款”,对中国的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创新等相关法律、政策、惯例实施调查(以下简称“301调查”)。2018年3月22日公布的调查报告对中国措辞严厉。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其焦点并非贸易失衡,而是技术转移。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崔凡曾在接受《经济日报》访谈时提到,USTR本次针对中国的301调查有以下三个特点:

  首先,301调查的指控全部指向技术领域,技术领先优势和产业竞争优势有可能被削弱是美国的主要担心;第二,301调查的指控全都指向政府干预问题,美国认为“中国政府对市场的不公平的干预”是削弱美国技术优势的主要不公平因素;第三,301调查的指控大多不涉及现行具备约束力的国际规则,或仅仅涉及少数存在争议的规则。在这一程序下,即便被调查方没有违反国际规则的行为,美国只要认为其采用“不合理”和“歧视性”措施有损美国利益,就可以进行调查。

  关志雄认为,从这三方面特点可以看出,美国以“301调查”结果为由,旨在打击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并限制中国高科技企业在全球的投资,并遏制中国通过“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发展高端制造业 。

  美国高度警惕中国企业为获得先进技术而开展的并购等对美直接投资。为此,美国的外资安全审查制度越发严格。根据《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美国政府下属的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负责监管对美直接投资。CFIUS有权依法审查海外企业以“控制”为目的的企业并购(M&A)以及由此产生的国家安全风险。如果判定美国的国家安全受到威胁, CFIUS就会要求外国投资人改变投资内容或放弃取得美国国内资产。

  关志雄指出,为了阻止中国企业为获得先进技术而开展的并购等对美直接投资,美国的外资安全审查制度越发严格。根据《外国投资与国家安全法》(Foreign Investment and National Security Act of 2007,简称FINSA),美国政府下属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下称CFIUS)负责监管对美直接投资。CFIUS有权依法审查海外企业以“控制”为目的的企业并购,以及由此产生的国家安全风险。如果判定美国的国家安全受到威胁,CFIUS就会要求外国投资人改变投资内容或放弃美国国内资产。2017年11月,美国参众两院联合递交了以增强CFIUS监管权限为目的的《外商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of 2017,下称FIRRMA);其中,不仅对以往的部分习惯作了明文化规定,还决定将投资审查范围扩大到一些明显针对中国企业的领域。

  《外商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还未获得通过之前,中国企业就已经在收购美国企业获得尖端技术方面受挫。2013-2015年,中国企业对美国企业的收购案例中有74宗遭到审查,位居对美投资国家之首,而且大多集中在制造业,共有39宗(52.7%)。此外,特朗普执政后,由于未通过CFIUS的审查,而不得不放弃收购的中国企业也最多。其中, 中资凯桥对莱迪思半导体公司的收购计划和蚂蚁金服对速汇金的收购计划失败最为典型。

  来自普华永道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自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CFIUS的审查趋势越来越严,否决的案例节节提升。2017年,中国企业对美国企业的收购规模已经大幅下降,根据美国迪罗基公司(Dealogic)统计,已宣布的并购交易额从2016年的627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136亿美元。

  加快对外开放步伐、降低对美国的依赖

  关志雄告诉《财经》记者,如果上千亿美元中国出口到美国市场的商品被征额外关税,中国同时采取一定程度的报复措施,可能严重制约中美双向投资及企业并购,并将影响到中国企业的技术进步的步伐。依赖于美国市场的企业需要开拓其它市场,准备技术替代方案,分散市场风险,同时加强自主研发。“此次中美贸易摩擦的关键症结在于遏制中国高端制造业和新经济领域的快速发展,未来中国企业在对美技术型企业并购中遇到的阻碍可能会增加,因此中资企业应加强自主研发。”

  在关志雄看来,面对来自美国的强大压力,中国一边采取对抗措施,一边加快了对外开放的步伐。习近平主席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上发表的主旨演讲中表示,中国将采取四大举措进一步开放经济: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这些政策的目的在于缓和中美经济摩擦,通过改善投资环境,增加对内直接投资。与此同时,中国要在技术方面降低对美国的依赖,努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并保持与日本、欧洲等发达国家的良好关系,加强技术转移等经济方面的合作关系。

  中国企业未来实现技术升级怎么办?关志雄建议,首先,促进创新。必须增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使专利权、著作权的知识产权制度真正得到贯彻执行。其次,必须加强“培养新产业”,而非“固守老产业”。要为培养新产业创造良好的环境,尽快废除阻碍市场准入和竞争的各种限制。再次,要避免空洞化并实现产业升级,就应积极引进海外直接投资。政府应通过推行FTA(自由贸易协定)等完善自由贸易环境,使企业即使留在国内生产,其产品也能顺利出口海外。如同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那样,进一步的贸易自由化,还可以倒逼中国经济结构改革。另外,必须鼓励对市场经济中的主角——民营企业的发展,放宽民营企业的市场准入、资金筹措等诸多方面的限制。创造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

  《财经》记者  王延春/文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