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报:民企维艰谁之过?国内

2018-08-1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等深线]民企维艰谁之过?《等深线》记者多日来的采访发现,民营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负担重等问题,并非孤立存在,而是系统问题:银行金融机构的考核标准

  原标题:[等深线]民企维艰谁之过?

  《等深线》记者多日来的采访发现,民营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负担重等问题,并非孤立存在,而是系统问题:银行金融机构的考核标准、风控体系、放贷模式等,实际上均是以大型国有企业的生产经营为蓝本,这一金融体系与民营企业对接时,便出现各种不能适配,这种矛盾的存在,恰是民营中小企业生存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与金融业牵涉风险防控的重要目标相同,民营企业另一大负担来源——社会保险,则牵涉社会民生与保障。这样的问题“伴生模式”,也同样出现在诸如温州这样民营经济成分占比较高的城市。

  《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采访中发现,近年来,温州推行的“个体工商户转企业”“棚户区改造”等,都是重要的经济、民生工程,但是在效果层面,却对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施加了额外的压力——“个转企”后,原个体工商户的税负负担明显增加,棚户区改造带来的“拆违”,使温州民营经济企业的生产空间、生产成本等都受到不利影响。由此,我们更可以看清,民营经济营商环境、生存环境的压力,与其他社会经济发展的目标交织甚至矛盾,这都加剧了民营企业营商环境改善的难度。

  因此,我们必须明确,若想从根本上解决民营企业营商环境的困境和压力,不仅需要短期释放流动性,更需要从中长期角度进行综合调整与布局,把民营企业营商环境改善的目标,放到与防控金融风险、保障社会民生的同等层面,以综合、配套的系统性手段,才能得到逐步解决。这个过程,既需要最高决策层的决心,也需要监管层的谋略、智慧与执行力。

  我们试图深入解剖金融机构、税收制度、民生保障等与民营企业营商环境交织之所在,毕竟厘清问题,方才是解决问题之始。

  民企维艰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顾湘 杜丽娟 张晓迪 北京、上海报道

  “手握大额订单,愿意抵押价值4000万元的股权和几十项专利,一家领跑空气环保产业的科技型小微企业想贷款500万元,跑了两个月都没办成!”北京威斯汀豪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秦楠感慨,“小微企业融资怎么这么难?”

  秦楠并不是唯一有此遭遇与困惑的人,他甚至不是境遇最差的。因为即便能够从银行借到钱,还有社保缴费、再融资难度等好几道关口在等待着他们——他们的境遇,似乎与最高决策层三番五次强调支持实体经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号召以及出台的政策并不相符。就在秦楠为获得500万元贷款两个月而无果之前,央行已经两次定向降准支持实体经济、中小微企业发展。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2016~2017年期间对12860份有效样本企业的融资情况进行调研分析,结果发现受访民营企业从银行以外其他途径的融资,从2016年的1.92亿元迅速滑落至2017年的0.69亿元,而银行贷款仅仅增加不到6000万元。这与政策导向,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这种反差来自于——秦楠这样的民营企业主,需要面对的,是一个以大型国有企业生产、运营需求为蓝本建立起的金融体系。《等深线》记者采访获知,在这样的金融体系中,民营企业若想从银行获得贷款,需要比国有企业多付出至少10%~15%的利率。在谈及这一切时,银行金融机构人士亦有无奈。

  多位银行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当前体系下,银行风控系统几乎围绕抵押物建立,一旦不能提供足额抵押,就需要提供各种担保、互保,而这又会进一步提升获取贷款的资金成本。大部分民营企业在获取贷款时,足额抵押难度通常较大,而包括订单、应收账款等进行抵押,在现实操作中,银行依据自身的风控体系,又难以给出更高、更大的权重。

  这仅仅是银行。即便是在被普遍认为所有制差异相对较小的债券领域,“现在民企债能发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议价就别想了”。一位券商金融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向《等深线》记者感慨,通常情况下,民企发债会收取千分之四的标准费率,而国企发债的费率通常是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二。在被下调评级的企业中,民营企业的占比较高。

  这或许可以解释两次“定向宽松”的降准之后,对民企生存至关重要的流动性环境,虽已有改善,但是民企在融资领域感受并不直接的原因所在。一位大型阳光私募基金市场部负责人甚至对《等深线》记者表示:“现在银行间的流动性很充裕,但遗憾的是,‘水’还在银行间市场堵着出不来。”

  民企为艰的现状,并非一日成就,解决亦非一日之功,更广泛牵涉金融、产业、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各项政策、机制甚至体制,解决民企为艰之现状,毫无疑问综合治理才能解决,这既需要决心,也需要智慧。

  民企无奈

  秦楠的北京威斯汀豪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科技类企业。根据秦楠介绍,该公司是北京市政府和中关村园区双认证的高新技术企业,拥有几十项专利技术和领先的自主知识产权体系,公司团队由20余名教授、博士、硕士、高工等行业精英组成,公司无不良信用记录。

  秦楠在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称,相对于债权融资,对其而言,股权融资的时间更长、成本更高、负担更重,因此其选择了银行贷款这一融资方式。2017年5月,该公司向北京某银行申请一笔500万~1000万元的贷款,由于无房无地,无法向银行抵押,遂不得不通过担保公司,抵押了价值近4000万元的股权和部分核心专利。

  秦楠称,由于担保、质押、变更等原因,涉及部门众多,手续烦琐,直到最终拿到500万元贷款,秦楠前后总共花了5个月,所有的费用成本,包括银行的利息、担保费用等,接近贷款的10%。

  秦楠告诉记者,该笔贷款到期后,他通过民间借贷又借了250万元,“凑齐了还了银行贷款”,而该项“民间借款”的月息高达3%。

  2018年,秦楠向银行提出续贷,但银行的放贷条件更加严格了,除了专业担保,还需法人、股东、核心技术人员做个人担保。而秦楠公司的这位核心技术人员年龄已经超过了60岁,银行的条件是其子女必须同意担保。

  在秦楠看来,银行的每条要求都很严苛。“这些手续全部办下来,又要差不多半年,这对企业的资金流动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最终,银行只向秦楠续贷了300万元,而其中50万元因为一个担保手续未能完成而暂时未能放贷。

  秦楠告诉记者:“去年也是,两笔贷款分批发放,虽然利率是从发放日算的,但担保费用是从第一笔贷款发放日算的。”秦楠觉得,担保公司在收取担保费以及核算各种手续时,表现得极不公平,但他也很无奈,没有固定资产抵押,没有担保公司的担保,根本无法从银行借来钱。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