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中国航母舰载机部队 歼15飞行员称上舰只是第一步军事

2018-09-16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飞鲨”双机出征。李唐摄中新网沈阳9月16日电题:刀尖上的舞者——探秘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部队中新网记者李纯“为什么叫‘刀尖上的舞者’?因为风险大。航母甲

  “飞鲨”双机出征。 李唐 摄

  中新网沈阳9月16日电 题:刀尖上的舞者——探秘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部队

  中新网记者 李纯

  “为什么叫‘刀尖上的舞者’?因为风险大。航母甲板上的跑道决定了你必须精准降落。”北海舰队航空兵某部部队长徐汉军对中新网记者如是说。

  随着中国航母事业的发展,舰载战斗机的动态也备受各方关注。初秋时节,中新网记者走进北海舰队航空兵某部,探秘中国海军第一支航母舰载机部队。

  2012年11月23日,歼-15舰载战斗机首次在中国航母辽宁舰成功着舰,尾钩拉住的阻拦索在甲板上绘出大大的“V”字。这次特别的降落在中国航母舰载机的发展史上留下浓重一笔,仅在数年内,中国航母舰载机便实现了舰基起降。

  白手起家,从零开始。这次“飞鲨”与航母的亲密接触,背后是中国舰载机飞行员的探索与实践。

  目前,中国的舰载机飞行员都是从空军、海军航空兵部队择优选拔,在原单位大多驾驶过第三代战斗机,飞行经验丰富。然而,来到舰载机部队后,他们先要适应“舰基”与“陆基”的差异。“在原单位有什么任务,我们都是可以参加、执行的,来到这里后却相当于从零开始。”飞行员秦朋飞说。

  飞行员刘孟涛向中新网记者举例说,舰载战斗机降落时需要加大油门,以便挂索失败后再次起飞。这被称为“反区操作”,与普通战斗机的操作方式截然相反。为了驾驶航母舰载机,养成新的“肌肉记忆”是飞行员们首要攻克的难关。

  驾机着舰是航母舰载战斗机最基本的动作。与陆上两三千米的机场跑道相比,航母甲板的安全降落区只有数十米,远海大洋更无备降机场可言。加之受复杂天气、海况影响,航母随波涛起伏摇摆。不难理解,为何航母舰载机着舰是世界公认的难题。

  孙宝嵩仍记得,某次随辽宁舰赴远海训练期间,舰载机返航时遇到海面大片云雾,能见度极差。飞出云层时,战机与航母之间距离很近,对于高速飞行的歼-15舰载战斗机不过眨眼之间。孙宝嵩看准时机,完成一系列操作,飞机尾钩挂住第三道阻拦索。这也是中国舰载机飞行员第一次“出云即着舰”的经历。

  有统计显示,航母大国舰载机80%的事故发生在着舰过程中。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某大国海军已坠毁千余架飞机,数百名飞行员丧生,其中绝大部分事故发生在着舰时。此前亦有中国舰载机飞行员在训练中负伤甚至牺牲。

  “风险”是说起舰载机时常提到的话题,但在这群“刀尖上的舞者”看来,更为重要的是通过严格要求、刻苦训练,以及高标准、高质量地完成训练,预防、应对可能遇到的风险。“所以我们提出了‘精准、守纪、零容忍’。”徐汉军说。

  去年6月,史晋杰驾驶战机成功着舰,成为“尾钩俱乐部”的一员。“当时天气特别好,大概距离十几公里就可以看见航母。”看着桌上的辽宁舰模型,史晋杰回忆说,触舰的一瞬间,心情很是激动。“这时候会有一种幸福感。第一次挂索成功了,也意味着这么长时间的训练、努力没有白费。”

  如今想来,孙宝嵩表示,驾机成功着舰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航母带给他的震撼是“凭空想象不出来的”。但是着舰瞬间的感受,他却“来不及体会”。“我对自己第一次着舰不是很满意,没有飞得很完美。”

  在飞行员裴英杰看来,“上舰”只是成为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迈出的第一步,在此基础上的战斗力生成才是接下来的训练重点。“我们的紧迫感还是比较强的。”(完)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