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镇长被指盗用他人录取通知书上中专 纪委已立案社会

2018-08-1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陕西吴起一副镇长被指盗用他人录取通知书上中专纪委已立案《三秦都市报》7月28日报道《被掉包的青春——真假杨登科之谜》后,当地多位干部明确表示,一

  原标题:陕西吴起一副镇长被指盗用他人录取通知书上中专 纪委已立案

杨登科已经改成黄登科  本文图均为三秦都市报 - 三秦网  图

杨登科已经改成黄登科  本文图均为三秦都市报 - 三秦网  图

  《三秦都市报》7月28日报道《被掉包的青春——真假杨登科之谜》后,当地多位干部明确表示,一位领导干部被老百姓折腾到如此境地,已经严重损害到干部队伍的整体形象。因为是陕北地区盗用录取通知书的“第一案”,杨登科的命运走向和黄登科的处理结果,都具有典型的样板意义。

  容易盗用的录取通知书

  延安市吴起县白豹镇杨洼沟门村组的36岁青年农民杨登科,10多年来坚信自己在1999年考上了延安市农业学校。但是一直没接到录取通知书,最后掏了1800元借读费,上了吴起县高中。

  2002年他收到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在办理户口迁移手续时,被告知,身份证尾号为434的户口在1999年8月已迁往延安市农校。杨登科在村里开来证明,重新补录了户口信息,现在身份证尾号为436。

  经过长期走访调查,杨登科告诉记者:“距我村8公里路的甘肃省华池县紫坊坢乡黄庄村的同龄人黄世权,拿着延安市农校给我的录取通知书,去我乡政府转走了我的户口,而我对这一切全然不知。”

  在杨登科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同班同学却表示“这一点都不奇怪,只能算你倒霉。”

  现在吴起县某学校任教的吴敏(化名)同样出身农家,他和杨登科在初中同班同学三年。吴敏回忆道:“当年中考先有预选环节,通过了再参加复试。”

  “当时楼坊坪中学初三年级有两个班,我们在二班。我班在预选中刷下去十几个人,剩下的都应该被录取了。”吴敏当时填报了延安师范和洛川师范,“想着被录取了,就是有工作了,也算家里没有白供自己一场。”

  吴敏的联系地址填的是自己的家,收件人为自己本人和父亲。“到了8月20日了,还没接到录取通知书。整天到邮局和学校问,人家回答,要是被录取了,就会有通知来。没有录取通知书,就是你不合格。”

  在校老师告诉吴敏,吴起中学来了通知,没有被中专录取的学生,只要达到一定分数线,就可以免费就读。“我看没希望了,就收拾行李准备参加吴起中学的军训。这个时候,村上通知我,录取通知书到了。”

  那是一个傍晚,吴敏正在和家人在地里劳动。听到这个喜讯,“全家人都高兴坏了。手上和身上都是泥,也顾不得洗,飞跑着去村上的办公室取录取通知书。”

  接下来的事情都变得顺风顺水。吴敏拿着录取通知书,很快在派出所办理了户口迁移手续,“学籍档案应该是转过去的,我都没经手。”几年后村里分福利,吴敏父亲拿着户口本去领,结果没有儿子的,才知道户口在后台已经转走了,只是户口本上没有显示罢了。

  “报名时看延安师范学校墙上的公告,知道我被分到了一班,也就顺利报到入学了。”吴敏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没领到通知书,自认为就是没考上。至于原因,都不知道去问谁。考生身份的复核几乎没有,这让盗用录取通知书显得非常容易。

在当年的教室外,杨登科指出了自己的座位

在当年的教室外,杨登科指出了自己的座位

  两个少年的人生拐点

  “是我考上了,录取名额被黄世权盗用了。”杨登科向记者强调,1999年中考填报志愿时,自己只选择了中专,没有填报高中,原因是自己家兄妹7人,经济负担重,他想着早些毕业参加工作,贴补家用。

  杨登科的同学向记者证明了这一点,“他是通过预选的。之所以掏1800元上吴起中学,就是没有达到学校的录取分数线,而且吴起县城只有一所高中,他也没有其他选择。”

  在杨登科同学的印象里,“延安师范和延安中学最吃香了。考上师范,就意味着端上铁饭碗;上延安中学,就是一个脚已经踏进了大学校门。”

  “当时两个班,只有一个同学考上了延安中学。上延安师范的也没几个人,洛川师范,还有西安的警校也是报考热门。”“那些热门中专考不上,往往就会被调剂到其他学校。所以有些同学会接到没有报考的中专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杨登科初中同学告诉记者,班里30多名同学,也有主动放弃中专上学机会的,担心毕业不包分配;还有的同学没有接到通知书的时候,就上了高中,结果通知书随后又到了。

  今年5月29日,黄世权的父亲黄耀明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自己儿子黄世权没有考上中专,而杨登科却主动放弃这个机会。杨志安(杨登科父亲)当时一分钱也不要,自己还是主动给了1000元钱。黄世权都已经到学校上学了,杨家又反悔说钱给少了。

  黄耀明的解释遭到杨登科的否认,“他说我爸把我的录取通知书和户口卖了1000元。我上吴起中学交了1800元借读费。我爸不会做这样的赔本买卖吧?更不会让自己儿子没有了户口。”

  杨占权在杨园子村做了近20年的村主任,接着做了10多年的村支书,于2011年退休。他是杨登科的堂爷爷,杨占权的爱人和黄世权的母亲是同胞姐妹。

  杨占权对媒体称,双方找他说和,但他对之前的“交易”不知情。“我说再出2000元,一共出3000元。”杨占权称,“双方同意了,钱也拿了。”

  杨占权指着他家房子解释说,1999年花三四千元钱就能盖一层,3000元很值钱”。“那时候拿学校录取通知书就可以办手续,调档案。”

  黄世权拿着杨登科的录取通知书和户口,名正言顺地成了延安农校的准学生。之后被安排在吴起县铁边城乡政府工作,成了国家公职人员。

  “我大学毕业后,因为档案不全,多次失去招干、招工机会,一直靠打工为生。”杨登科认为,自己中专录取通知书被黄世权盗用后,人生已被改变。

  多部门工作疏于监管

  “当时中专虽然没有以前风光了,但对农家子弟来说,还是蛮重要的一个机会,因为毕业了包分配工作。”杨登科同学袁世雄(化名)告诉记者,虽然大学在扩招,但是考上中专的同学们担心放弃这个机会去上高中,如果高考落榜,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成绩一般的同学,都选择上中专先把工作稳定下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