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邪教大起底:为防退出要求信徒发毒誓社会

2018-08-12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热点资讯
原标题:“全能神”邪教内部机密大起底:关于神的“祭品”来源:中国警察网满口“基督”“上帝”背地敛财害人起底邪教组织“全能神”“女儿啊,你是不是不想妈妈

  满口“基督”“上帝” 背地敛财害人

  起底邪教组织“全能神”

  “女儿啊,你是不是不想妈妈啊,这么多年都不回来,你不想妈妈,妈妈想你啊!”在一段家庭拍摄的视频中,年迈的老人一边叨念一边抹眼泪。

  她口中的女儿刘某,因迷信全能神邪教,在2014年离家出走杳无音讯,仿佛父母、丈夫、孩子在其眼中都成了“浮云”。

  “她的父亲在临终前还挂念着自己的女儿,最终还是不得见一面,抱憾离世。”刘某的前夫一边说一边叹气。

  因为信“全能神”邪教而走向歧途的信徒绝非个例。

  2017年6月,黑龙江警方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在齐齐哈尔市、牡丹江市、大庆市等地抓获多名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犯罪嫌疑人,一举捣毁了全能神邪教在东北地区的“中枢机构”,并缴获大量该组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数据和证据。

  今年7月31日起,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在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庭审前,记者来到案发地,也是全能神邪教实际操控者赵维山的家乡,对案件进行深入采访。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在披着“神”的外衣背后,全能神邪教确是一个假借宗教之名,行害人之实的彻彻底底的邪教组织。

  歪理邪说 “夫妻店”炮制“全能神”邪教

  “他啥神啊,他就是一个普通人。”赵维山的弟弟接受记者采访时言简意赅,一语道破。他不明白,小时候和他一起上学一起捉鱼的哥哥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教主”,对于赵维山当初抛弃铁路工人的“铁饭碗”而去“鼓捣神”颇有微词。

  据办案民警透露,赵维山1951年出生在黑龙江,1985年曾非法建立过“永源教会”。 

  “他身体一直不好,就和我说得信点儿啥。”赵维山的前妻说,“最一开始他是信观音菩萨,也没见效果。后来加入了家庭教会,就改信耶稣,说可以治病。”

  她告诉记者,赵维山最开始也是看圣经,并时常结合自己想法对他人讲道,吸引了不少“听众”。“那时候家里天天有聚会,不少家里有病的人还慕名而来。当时都还以为他能给人瞧病。”

  一来二去,赵维山积累了他最初的“信徒”。1991年非法的“永源教会”被依法取缔后,赵维山为逃避打击,抛弃妻子逃亡河南、山东等地继续从事邪教活动,后与比其小22岁、同为邪教组织活动积极分子的杨向斌结识并姘居。

  1993年,赵维山宣布杨向斌为“女神”,自封为“大祭司”,冒用基督教名义,打着信神、传福音的幌子创立了“全能神” 邪教。通过曲解基督教的经典《圣经》,编造《话在肉身显现》等一系列书籍宣扬歪理邪说。

  “基督教对《圣经》解读是有一定解释标准的。这套标准是在漫长的基督教的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可以布道的神职人员的产生也必须要经过一个复杂而严格的过程,讲道也不能为了迎合信徒而恣意发挥。”黑龙江神学院院长吕德志牧师强调。 

  即便如此,赵维山炮制的这套“理论”还是蛊惑了不少民众,其中大量没有宗教信仰背景和受教育程度低的信徒对其更是深信不疑。

  2000年9月,赵维山假借“农业考察”之名携杨向斌逃往境外,继续开着“夫妻店”,并通过网络等途径对国内全能神邪教活动进行操控。

  高压洗脑 入会容易退出难

  2005年,张某在婚姻家庭中遇到挫折,正处迷茫时,一群“好心人”接近她,以信基督的名义将其拉入全能神邪教。

  “我当时手里有理发店的生意,他们赠给我的书我也没看,但他们也并不强求。”张某表示,“直到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开始用各种方法拽我去参加‘聚会’。聚会内容一般分两种,一个是向我灌输‘末日要来了’,另一个就是‘耶稣已经来了,是个女神’,唯有看书才能得到拯救。”

  记者在警方收缴的一本2006年印刷的《教会工作原则手册》中看到,对于新入教的信徒,全能神邪教自有一套“洗脑”流程。其中特别强调:“浇灌新人的工人必须把好这一关,让新信的人在六个月内能够扎下根基。”而这里面的根基实际上就是对全能神邪教的这套理论深信不疑。

  全能神邪教对基督教的《圣经》进行歪曲,对自己的“经典”却倍加呵护。在聚会中,全能神邪教的书籍是唯一选项,是生活的第一条原则。而“偏要读神话以外的书籍,就是违背了神的心意,是抵挡神、背叛神的人”。

  张某告诉记者,自己虽号称是基督徒,但实际上她根本没读过《圣经》,大多数信徒也都没读过。“因为全能神告诉我们,《圣经》已经过时了,全能神的书才是神的最新旨意。”

  书中宣扬的内容是对信徒的人身、财产、思想的彻底剥夺。不仅如此,多名全能神邪教信徒告诉记者,聚会和组织生活都不允许使用手机,日常中也不允许看电视和上网,这进一步切断了他们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

  “我其实对于全能神的理论并非没有怀疑过,但是大家都不敢提,担心自己得罪神,不能被神‘拯救’。”一名早期赵维山的追随者郭某表示,“我们都是要手写起誓书的,而且是要拿你最珍贵的东西或人来发毒誓,越毒越好,到时候想退出都有所忌惮。”

  大肆敛财 一切都是神的“祭品”

  2016年底,赵维山以“扩展福音国度”为名,再次把手伸向国内。

  办案民警介绍,全能神邪教在国内被划分为10个牧区,直接和境外联系,而仅这次被警方打掉的东北牧区,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的短短5个月中便陆陆续续向境外汇款高达1.4亿元。

  这么多的钱从哪来?答案还是全能神邪教的信众。

  张某是东北牧区转祭组组长,专门负责安排人向境外汇款,她告诉记者,表面上看捐多少凭自觉,要心甘情愿,“但是,如果想离神更近,就必须多表达‘善心’,才能蒙神拯救,说白了就是敛财。”张某说,“而且,这些捐款只有少部分用于日常开支,绝大多数捐款都要汇到境外,这是神的祭物,是绝对不能动的。”

  据介绍,全能神邪教组织中,各类全职工作的信徒,每个月每人只能拿到50-70元的“照顾生活开支”,根本不够正常运转。为此,不少组织又打起相对富裕的信徒的主意,将其聚在一起开会,声称特别赋予他们“预备善行”的机会,实际上也是为了要钱。

  一般运转节衣缩食,全能神邪教的“忠实”信徒的生活就更为艰难。与赵维山夫妇在境外过“逍遥日子”不同,“吃糠咽菜”是大多数全能神邪教信徒的日常。

1
3